<rp id="19yl9"></rp>
<acronym id="19yl9"><strong id="19yl9"></strong></acronym><output id="19yl9"></output>
<pre id="19yl9"></pre>
    <pre id="19yl9"><del id="19yl9"><mark id="19yl9"></mark></del></pre>
  • <td id="19yl9"><ruby id="19yl9"></ruby></td>

      <table id="19yl9"><strike id="19yl9"></strike></table>

      活著的孔繁森—王惠生

      時間:2021年10月11日 來源: 西藏日報 作者:

      背景色:

      王惠生,男,回族,1950年出生在北京一個普通家庭,1967年參加工作,中共黨員。先后擔任阿里地區團委副書記、地委宣傳部部長、電視臺臺長、地委黨校副校長、地區政協副主席等職。1994年,王惠生與孔繁森一起當選為“全國民族團結模范”。西藏自治區黨委授予王惠生“優秀共產黨員”光榮稱號。

      1967年,王惠生積極響應黨中央“上山下鄉”的號召,奔赴黑龍江國營七星農場十七生產隊,參加支邊建設。在生產隊,王惠生有個綽號叫“拼命三郎”,是當時的“荒友”們送的,因為他在工作勞動中從來都是玩命的。當時生產隊條件落后,從各地運來的木材、鋼材、機械、水泥、玻璃、煤炭等,都靠大家肩扛人抬,從船上背上岸,在這樣的強體力勞動中,王惠生從來都是沖在最前面,每次都堅持到最后。

      1976年,邊疆出現了知青返城風。多次放棄返城機會的王惠生的信念和品格沒有改變,祖國一定有最需要他的地方。這時,他聽說哈爾濱師范學院要辦一個專為西藏培養師資的援藏班,就動了念頭。戰友們都勸阻他:遭了十多年罪了,回北京指日可待,為什么非要去更苦的西藏。但誰的勸阻都沒用,王惠生具有藏牦牛一樣的性格和意志。女朋友李晶太了解他了,除了堅定的支持也別無選擇,數年后,李晶跟隨王惠生去了西藏。1979年6月,王惠生完成了援藏班的學習。在全國數千萬知青先后返城的高潮中,他義無反顧地踏上了奔赴雪域高原的征程,留在了拉薩市教育局人事科工作。一個北京知青,如今更進一步“上山下鄉”,到了一個比北大荒更艱苦的地方,但這似乎還不夠。經他反復申請,1981年12月,王惠生如愿以償來到西藏最艱苦的阿里地區工作。阿里地區交通不便,風俗語言不同,剛來時,他身邊沒有一個熟人和朋友。

      王惠生來藏后幾個月,便與從黑龍江過來看望他的女朋友李晶在西藏辦了結婚手續?;楹?,妻子繼續在黑龍江工作,從此兩人開始了漫長的異地分居生活。1993年,妻子李晶下崗后來到阿里,組織上考慮為她安排工作,王惠生卻說妻子的年齡偏大,應把崗位留給年輕人。李晶沒有責怪丈夫,而是自己想辦法,開始賣豆芽,承包大棚種蘑菇。王惠生給妻子做出特別規定:菜價不能比別人高。黨校有一輛接送學生的客車,經常坐不滿,同事們說讓王惠生的妻子搭單位的車去賣菜,他堅決不允許,偶爾搭一回也要付費。那一段時間,無論寒冬臘月,還是風沙漫天,阿里人經??吹揭晃凰奈迨畾q的婦女,推著菜車走在獅泉河鎮的大街小巷。王惠生把阿里當成自己的家,只要是工作,不分分內分外他都沖鋒在前,甚至能豁出命來。在地委黨校工作的時候,食堂只有兩個人,燒的是柴火,兩個人忙不過來,作為校長的王惠生就去幫忙燒火做飯。當時生產條件落后,地區供電不足,各單位需要自己想辦法,王惠生便主動承擔起發電員的工作,經常加班到夜里12點。時間長了,他竟然成了修理發電機的行家。1996年11月,王惠生到改則縣調研,群眾反映有人盜獵藏羚羊,他當即通知公安局,并讓駕駛員開車追趕。公安人員趕到后,勸王惠生躲躲,他全然不顧,迎著盜獵分子的槍口沖在最前面。最終抓獲8名盜獵分子,收繳盜獵用東風車2輛,步槍2支,被盜獵藏羚羊100余只。王惠生的兒子王江從小就過著顛沛流離的生活,由于他們沒時間照顧,兒子便由王惠生的哥哥姐姐照顧。直到兒子9歲那年,王惠生才回家看過他。王惠生清楚地記得,當時兒子站在自己面前苦苦哀求:“爸爸你帶我去阿里吧,我在這沒爸爸也沒媽媽?!蓖趸萆睦锼崴岬?,兒子已經長這么高了,自己甚至都沒親手抱過他。2003年,王江中專畢業來到阿里,王惠生已是地區政協副主席,要給兒子找份正經的活干并不是什么難事,但他并沒有這么做。于是王江便和母親一起種起了蔬菜,在勞動的同時他不忘加強學習,提高自己,最終通過自己的努力應聘到一家單位工作。王惠生一再告誡兒子要好好工作,千萬不能給單位添麻煩。朋友們都說王惠生是“獻了青春獻終身,獻了終身獻子孫?!闭f到自己,他無怨無悔,但說到兒子,他流下了愧疚的眼淚。

      王惠生公而忘私,一心為民。經常深入到農牧民家中,噓寒問暖,送錢送物。阿里有一位五保戶頓珠,王惠生待他如自己的親生父親。家里做好吃的接他過來吃,逢年過節請老人一起過。老人生病了,他就買藥送去,一直到這位老人去世。2003年,王惠生回北京探親。到了藏歷新年,他拿出自己平時積攢的8000多元,請在北京上學的阿里孩子一起吃團圓飯,讓孩子們過了一個快快樂樂的藏歷新年。他無論在哪個工作崗位,都勤勤懇懇、兢兢業業,從不徇私情,不讓家屬以任何借口任何方式占公家的便宜,甚至不讓家屬搭乘單位“順風車”。在阿里工作的30年間,王惠生從來沒有放松過自己,大事的間隙都被小事填滿,以致身患多種高原疾病。阿里人民由衷地稱他為“活著的孔繁森”。

      退休后的王惠生雖然人在北京,卻還是心系阿里。他每天必須要做的事就是收看收聽有關西藏的新聞,西藏那邊來人找他,有什么事他都盡其所能去辦。就像他自己說的:“我有三十年都在阿里,人生有多少個三十年呢?阿里已經是我生命的一部分,是我永遠放不下的牽掛”。

      (本故事文字由西藏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提供)

      無障礙

      關懷版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政務APP

      亚洲精品欧美综合二区_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精品无码_亚洲区欧美日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