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9yl9"></rp>
<acronym id="19yl9"><strong id="19yl9"></strong></acronym><output id="19yl9"></output>
<pre id="19yl9"></pre>
    <pre id="19yl9"><del id="19yl9"><mark id="19yl9"></mark></del></pre>
  • <td id="19yl9"><ruby id="19yl9"></ruby></td>

      <table id="19yl9"><strike id="19yl9"></strike></table>

      帳篷醫院里的生命“守護神” —記支援康藏公路修筑的蔣健明醫生

      時間:2021年06月29日 來源: 西藏日報 作者:

      背景色:

      1954年3月20日下午,波密地區河谷平原上的松宗下著小雨,一片煙雨把環繞著河谷平原大雪山的真面目掩蓋了起來。在康藏公路第二施工局第一診所里,外科醫生蔣健明正在為一位重傷的民工楊福榮進行手術。楊福榮是在公路上架橋時被山上流沙帶下來的大石頭砸傷左腿骨的,大血管都破裂了,經過將近24小時的輾轉才抬到診療所的手術臺上,因為失血過多,已經休克,并伴隨有呼吸微弱、瞳孔放大、心音聽不到、摸不到脈搏的癥狀。但蔣健明不愿意放棄最后搶救的機會,帶頭輸血180CC,所里其他的三位同志輸血320CC。同時,又為楊福榮打了強心針,約五分鐘后他蘇醒過來了,是蔣健明把他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1953年春,年僅23歲的蔣健明志愿報名參加了華東醫務工作者支援康藏公路建設,同年8月到達波密。蔣健明被分配到康藏公路第二施工局第一醫療所,在川藏公路的最前端地帶。1953年的三期筑路工程——怒江工程正在建設。這里地質結構復雜,大大小小的回頭彎有二三十道,在施工中,工人隨時隨地有受傷的可能。這對外科醫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由于條件艱苦,蔣健明在上級的支持下在帳篷里搭建了手術室,這里的手術室地面是捶打得很平整的灰土地,還露著星星點點的草根;帳篷頂上掛著防塵的幕布,幕布下又掛一層消防布,這樣在刮風時也可以進行手術。只有一個簡易手術臺,做大手術不方便,蔣健明和大家一起就設計了一種鋼絲架子,開刀時,利用它把傷病員擺到合適手術的位置,代替手術臺;在這個手術室里,是用手電筒和蠟燭照明,用一張破舊的椅子擺放藥品和手術工具。在這樣的“帳篷醫院”,蔣健明做起了脾臟切除、肝臟嚴重破裂修補、胸膜修補、膽囊切除、外傷后形成橫結腸壞死切除、頭部破裂異物取出修補等大手術。

      蔣健明和同事一起集思廣益、想方設法地克服物質條件上的困難。沒有麻醉劑的成藥,就自己動手配制;做深腹腔手術沒有擴創鉤,就用帳篷釘子改制;膽囊開刀沒有T形管,就用橡皮管代替;對于外傷。輸血是很重要的,這里沒有血庫,只能臨時找人輸血。第一診所首次為傷員輸血是由蔣健明帶頭的,按照一般規定,第一次輸血300CC后,要有三個月到半年的恢復期??墒Y健明為了搶救傷員,在半年間先后獻血四次、共720CC。有一次他因為獻血引起嘔吐、頭昏等癥狀,可他依然堅持工作,徹夜為傷員開刀。又有一次他在給傷員做手術時,雙手因藥水消毒而引起皮膚過敏癥,肘關節以下全部浮腫、發燒。就是在這種情況下,他照常堅持救治傷員。

      蔣健明在康藏公路第二施工局第一診所工作的半年時間,前后做了大小手術將近500余次,從未發生過一次醫療事故。蔣健明說,建設康藏公路的每一個人,都是國家寶貴的力量之一。多挽救一個人,就是為國家多保存一份寶貴的力量。要是一個傷員能夠通過醫生的實際努力從死亡的邊緣線上被挽救回來,更多的工人會感到醫生是能夠保障他們健康的,他們就會備受鼓舞,發揮出更大的力量,康藏公路就會加快建設進度。正是懷揣著這種崇高的理想,使蔣健明變得更勇敢、更智慧,從而克服各種物質條件的困難,創造一個又一個“奇跡”。

      1954年12月康藏公路通車拉薩,1955年7月康藏公路改名川藏公路,起點延至成都??挡毓吠ㄜ嚴_后,蔣健明按照組織安排又回到了蘇州人民醫院工作,臨走時他依依不舍的說:“能在這里參加工作,實在是很大的幸福,我真的不愿離開?!边@條全長2200多公里的“天路”將雪域高原與祖國緊緊相連,也將像蔣健明這樣參加過筑路的建設者們的心與這片雪域高原緊緊相連。

      (本故事文字由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提供)

      無障礙

      關懷版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政務APP

      亚洲精品欧美综合二区_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精品无码_亚洲区欧美日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