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9yl9"></rp>
<acronym id="19yl9"><strong id="19yl9"></strong></acronym><output id="19yl9"></output>
<pre id="19yl9"></pre>
    <pre id="19yl9"><del id="19yl9"><mark id="19yl9"></mark></del></pre>
  • <td id="19yl9"><ruby id="19yl9"></ruby></td>

      <table id="19yl9"><strike id="19yl9"></strike></table>

      羌塘草原上的好“門巴”

      時間:2021年06月11日 來源: 西藏日報 作者:

      背景色:

      上世紀八十年代,在藏北草原,提起嘎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是翻身農奴的后代,是在黨和部隊的培養下成長起來的藏族軍醫。嘎旺,那曲索縣人,1953年,出生在一個貧苦奴隸家中,從小受盡了舊西藏缺醫少藥的痛苦。

      1971年,嘎旺參加了中國人民解放軍,來到那曲軍分區門診所當衛生員。他暗下決心,一定要把醫學本領學到手,為戰友和群眾防病治病。從此,他一邊工作,一邊刻苦自學。為了學好針灸技術,嘎旺就在自己身上練習注射和針灸。在他身上,扎了數不清的針眼,睡覺翻身都感到一陣陣麻木酸痛。經過長期的刻苦訓練,嘎旺終于熟練地掌握了注射和針灸技術,不管是皮下、肌肉、靜脈注射,還是各個穴位上的針灸,都能一針扎準。同時,嘎旺還學會了內科、外科、婦產科、小兒科、五官科的醫療技術,并能治療高山性常見病、多發病。他不僅學中西醫理論和技術,還堅持學習藏醫理論和藏藥的配制方法。他邊學邊記,寫出了近20萬字的學習筆記。他待病人如親人,常年累月,文明行醫,為群眾防病治病,經常自費購買藥品,熱心為當地牧民群眾送醫送藥、濟貧拔苦。嘎旺在藏北行醫20年,背著藥箱走過42萬平方公里藏北高原絕大多數地方。他收治的病人多得無法統計,光他接生的嬰兒就有36人。藏族群眾稱他為“金珠瑪米好門巴”。

      有一次,嘎旺醫生到牧區巡診,來到一位剛分娩不久的產婦家,只見嬰兒被當成死嬰扔在干牛糞堆上。他趕緊上前一檢查,原來嬰兒是因呼吸道灌進了羊水而窒息。他抱起嬰兒,顧不上令人作嘔的酸味兒,嘴對嘴地吸。當第二口羊水吸出來時,嬰兒“哇”的一聲哭了出來。產婦在屋里聽到嬰兒的哭聲,高興地喊道:“我的孩子活了,神仙降臨我們家啦!”全家老小望著救活的嬰兒,不知說什么好。他們向嘎旺醫生獻哈達,并要他給嬰兒取個名字。嘎旺深知藏北草原的風俗,便說:“我怎么能給孩子取名呢?”可全家人的厚意及信任的目光,讓他難以推托。嘎旺醫生想了想,隨口說:“就叫‘擁軍’吧?!鳖D時全家人高興得跳了起來,說“解放軍給我孩子取名‘擁軍’,我的孩子就叫‘擁軍’”。幾年來,嘎旺醫生從死亡線上奪回了無數藏族嬰兒的生命。嘎旺醫生給嬰兒起名“擁軍”的消息,很快就在藏北草原傳開了。以后又有幾十個嬰兒的父母要嘎旺醫生給孩子起名,就這樣,大“擁軍”、小“擁軍”、三“擁軍”、四“擁軍”……在藏北草原誕生了。

      嘎旺為群眾做了大量的好事,人們為了感謝他,送來蟲草、麝香、卡墊等貴重物品,但他一一婉言謝絕,從來不拿群眾的一針一線,相反還把自己的東西送給群眾,幫助群眾解決問題。嘎旺就是這樣,急群眾所急,想群眾所想,始終把藏族群眾的疾苦放在心上,滿腔熱情地為藏族群眾治病。

      嘎旺曾被西藏軍區、成都軍區樹為“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標兵”;多次被評為優秀共產黨員;兩次作為英模代表參加了全軍英模報告團;多次榮立三等功。1985年榮獲“為邊陲兒女掛獎章活動”的銀質獎章。1986年榮立一等功。1987年,被中央軍委授予“全軍英?!惫鈽s稱號。

      (本故事文字由西藏自治區黨委黨史研究室提供)

      無障礙

      關懷版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政務APP

      亚洲精品欧美综合二区_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精品无码_亚洲区欧美日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