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p id="19yl9"></rp>
<acronym id="19yl9"><strong id="19yl9"></strong></acronym><output id="19yl9"></output>
<pre id="19yl9"></pre>
    <pre id="19yl9"><del id="19yl9"><mark id="19yl9"></mark></del></pre>
  • <td id="19yl9"><ruby id="19yl9"></ruby></td>

      <table id="19yl9"><strike id="19yl9"></strike></table>

      共建“一帶一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重大實踐

      時間:2023年11月10日 來源: 人民日報 作者:

      背景色:

      (2023年10月)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

      目? 錄

      前? 言

      一、源自中國屬于世界

      (一)根植歷史,弘揚絲路精神

      (二)因應現實,破解發展難題

      (三)開創未來,讓世界更美好

      二、鋪就共同發展繁榮之路

      (一)原則:共商、共建、共享

      (二)理念:開放、綠色、廉潔

      (三)目標:高標準、可持續、惠民生

      (四)愿景:造福世界的幸福路

      三、促進全方位多領域互聯互通

      (一)政策溝通廣泛深入

      (二)設施聯通初具規模

      (三)貿易暢通便捷高效

      (四)資金融通日益多元

      (五)民心相通基礎穩固

      (六)新領域合作穩步推進

      四、為世界和平與發展注入正能量

      (一)為共建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

      (二)為經濟全球化增添活力

      (三)為完善全球治理提供新方案

      (四)為人類社會進步匯聚文明力量

      五、推進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結束語


      前? 言

      兩千多年前,我們的先輩懷著友好交往的樸素愿望,穿越草原沙漠,開辟出聯通亞歐非的陸上絲綢之路,開辟了人類文明史上的大交流時代。一千多年前,我們的先輩揚帆遠航,穿越驚濤駭浪,闖蕩出連接東西方的海上絲綢之路,開啟了人類文明交融新時期。

      古絲綢之路綿亙萬里,延續千年,不僅是一條通商易貨之路,也是一條文明交流之路,為人類社會發展進步作出了重大貢獻。上世紀80年代以來,聯合國和一些國家先后提出歐亞大陸橋設想、絲綢之路復興計劃等,反映了各國人民溝通對話、交流合作的共同愿望。

      2013年3月,習近平主席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9月和10月,先后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創造性地傳承弘揚古絲綢之路這一人類歷史文明發展成果,并賦予其新的時代精神和人文內涵,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提供了實踐平臺。

      10年來,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共建“一帶一路”從中國倡議走向國際實踐,從理念轉化為行動,從愿景轉變為現實,從謀篇布局的“大寫意”到精耕細作的“工筆畫”,取得實打實、沉甸甸的成就,成為深受歡迎的國際公共產品和國際合作平臺。

      10年來,共建“一帶一路”不僅給相關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利益,也為推進經濟全球化健康發展、破解全球發展難題和完善全球治理體系作出積極貢獻,開辟了人類共同實現現代化的新路徑,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落地生根。

      為介紹共建“一帶一路”10年來取得的成果,進一步增進國際社會的認識理解,推進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讓“一帶一路”惠及更多國家和人民,特發布此白皮書。

      一、源自中國屬于世界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人類文明發展面臨越來越多的問題和挑戰。中國著眼人類前途命運和整體利益,因應全球發展及各國期待,繼承和弘揚絲路精神這一人類文明的寶貴遺產,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這一倡議,連接著歷史、現實與未來,源自中國、面向世界、惠及全人類。

      (一)根植歷史,弘揚絲路精神

      公元前140年左右的中國漢代,張騫從長安出發,打通了東方通往西方的道路,完成了“鑿空之旅”。中國唐宋元時期,陸上和海上絲綢之路共同發展,成為連接東西方的重要商道。15世紀初的明代,鄭和七次遠洋航海,促進了海上絲綢之路商貿往來。千百年來,古絲綢之路猶如川流不息的“大動脈”,跨越尼羅河流域、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流域、印度河和恒河流域、黃河和長江流域,跨越埃及文明、巴比倫文明、印度文明、中華文明的發祥地,跨越佛教、基督教、伊斯蘭教信眾的匯集地,跨越不同國度和膚色人民的聚集地,促進了亞歐大陸各國互聯互通,推動了東西方文明交流互鑒,創造了地區大發展大繁榮,積淀了以和平合作、開放包容、互學互鑒、互利共贏為核心的絲路精神。

      作為東西方交流合作的象征,千年古絲綢之路深刻昭示:只要堅持團結互信、平等互利、包容互鑒、合作共贏,不同民族、不同信仰、不同文化背景的國家完全可以共享和平、共同發展。絲路精神與中華民族歷來秉持的天下大同、萬國咸寧的美好理念相契合,與中國人一貫的協和萬邦、親仁善鄰、立己達人的處世之道相符合,與當今時代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相適應。

      中國共產黨是胸懷天下的大黨,中國是堅持和平發展的大國。共建“一帶一路”在新的時代背景下弘揚絲路精神,喚起人們對過往時代的美好記憶,激發各國實現互聯互通的熱情。共建“一帶一路”既是向歷史致敬,再現古絲綢之路陸上“使者相望于道,商旅不絕于途”的盛況、海上“舶交海中,不知其數”的繁華;更是向未來拓路,從古絲綢之路和絲路精神中汲取智慧和力量,沿著歷史的方向繼續前進,更好地融通中國夢和世界夢,實現各國人民對文明交流的渴望、對和平安寧的期盼、對共同發展的追求、對美好生活的向往。

      (二)因應現實,破解發展難題

      發展是解決一切問題的總鑰匙,經濟全球化為世界經濟發展提供了強大動力。500多年前,在古絲綢之路中斷半個多世紀后,大航海時代來臨,根本改變了人類社會的發展格局。近代以來,隨著科技革命和生產力的發展,經濟全球化成為歷史潮流。特別是20世紀90年代后,經濟全球化快速發展,促進了貿易大繁榮、投資大便利、人員大流動、技術大發展,為人類社會發展進步作出重要貢獻。但是,少數國家主導的經濟全球化,并沒有實現普遍普惠的發展,而是造成富者愈富、貧者愈貧,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以及發達國家內部的貧富差距越來越大。很多發展中國家在經濟全球化中獲利甚微甚至喪失自主發展能力,難以進入現代化的軌道。個別國家大搞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權主義,經濟全球化進程遭遇逆流,世界經濟面臨衰退風險。全球經濟增長動能不足、全球經濟治理體系不完善、全球經濟發展失衡等問題,迫切需要解決;世界經濟發展由少數國家主導、經濟規則由少數國家掌控、發展成果被少數國家獨享的局面,必須得到改變。

      共建“一帶一路”既是為了中國的發展,也是為了世界的發展。經濟全球化的歷史大勢不可逆轉,各國不可能退回到彼此隔絕、閉關自守的時代。但是,經濟全球化在形式和內容上面臨新的調整,應該朝著更加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方向發展。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受益者,也是貢獻者。中國積極參與經濟全球化進程,在與世界的良性互動中實現了經濟快速發展,成功開辟和推進了中國式現代化,拓展了發展中國家走向現代化的路徑選擇。中國經濟快速增長和改革開放持續推進,為全球經濟穩定和增長、開放型世界經濟發展提供了重要動力。中國是經濟全球化的堅定支持者、維護者。共建“一帶一路”在理念、舉措、目標等方面與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高度契合,既是中國擴大開放的重大舉措,旨在以更高水平開放促進更高質量發展,與世界分享中國發展機遇;也是破解全球發展難題的中國方案,旨在推動各國共同走向現代化,推進更有活力、更加包容、更可持續的經濟全球化進程,讓發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各國人民。

      (三)開創未來,讓世界更美好

      隨著世界多極化、經濟全球化、社會信息化、文化多樣化深入發展,各國相互聯系和彼此依存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更頻繁、更緊密,人類越來越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同時,全球和平赤字、發展赤字、安全赤字、治理赤字有增無減,地區沖突、軍備競賽、糧食安全、恐怖主義、網絡安全、氣候變化、能源危機、重大傳染性疾病、人工智能等傳統和非傳統安全問題交叉疊加,人類共同生活的這顆美麗星球面臨嚴重威脅。面對層出不窮的全球性問題和挑戰,人類社會需要新的思想和理念,需要更加公正合理、更趨平衡、更具韌性、更為有效的全球治理體系。建設一個什么樣的世界,人類社會如何走向光明的未來,攸關每個國家、每個人,必須回答好這一時代課題,作出正確的歷史抉擇。

      作為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中國從人類共同命運和整體利益出發,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為人類未來勾畫了新的美好愿景。共建“一帶一路”以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為最高目標,并為實現這一目標搭建了實踐平臺、提供了實現路徑,推動美好愿景不斷落實落地,是完善全球治理的重要公共產品。共建“一帶一路”跨越不同地域、不同文明、不同發展階段,超越意識形態分歧和社會制度差異,推動各國共享機遇、共謀發展、共同繁榮,打造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責任共同體和命運共同體,成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生動實踐。共建“一帶一路”塑造了人們對世界的新認知新想象,開創了國際交往的新理念新范式,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引領人類社會走向更加美好的未來。

      二、鋪就共同發展繁榮之路

      共建“一帶一路”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倡導并踐行適應時代發展的全球觀、發展觀、安全觀、開放觀、合作觀、文明觀、治理觀,為世界各國走向共同發展繁榮提供了理念指引和實踐路徑。

      (一)原則:共商、共建、共享

      共建“一帶一路”以共商共建共享為原則,積極倡導合作共贏理念與正確義利觀,堅持各國都是平等的參與者、貢獻者、受益者,推動實現經濟大融合、發展大聯動、成果大共享。

      共建“一帶一路”堅持共商原則,不是中國一家的獨奏,而是各方的大合唱,倡導并踐行真正的多邊主義,堅持大家的事由大家商量著辦,充分尊重各國發展水平、經濟結構、法律制度和文化傳統的差異,強調平等參與、溝通協商、集思廣益,不附帶任何政治或經濟條件,以自愿為基礎,最大程度凝聚共識。各國無論大小、強弱、貧富,都是平等參與,都可以在雙多邊合作中積極建言獻策。各方加強雙邊或多邊溝通和磋商,共同探索、開創性設立諸多合作機制,為不同發展階段的經濟體開展對話合作、參與全球治理提供共商合作平臺。

      共建“一帶一路”堅持共建原則,不是中國的對外援助計劃和地緣政治工具,而是聯動發展的行動綱領;不是現有地區機制的替代,而是與其相互對接、優勢互補。堅持各方共同參與,深度對接有關國家和區域發展戰略,充分發掘和發揮各方發展潛力和比較優勢,共同開創發展新機遇、謀求發展新動力、拓展發展新空間,實現各施所長、各盡所能,優勢互補、聯動發展。通過雙邊合作、第三方市場合作、多邊合作等多種形式,鼓勵更多國家和企業深入參與,形成發展合力。遵循市場規律,通過市場化運作實現參與各方的利益訴求,企業是主體,政府主要發揮構建平臺、創立機制、政策引導的作用。中國發揮經濟體量和市場規模巨大,基礎設施建設經驗豐富,裝備制造能力強、質量好、性價比高以及產業、資金、技術、人才、管理等方面的綜合優勢,在共建“一帶一路”中發揮了引領作用。

      共建“一帶一路”堅持共享原則,秉持互利共贏的合作觀,尋求各方利益交匯點和合作最大公約數,對接各方發展需求、回應人民現實訴求,實現各方共享發展機遇和成果,不讓任何一個國家掉隊。共建國家大多屬于發展中國家,各方聚力解決發展中國家基礎設施落后、產業發展滯后、工業化程度低、資金和技術缺乏、人才儲備不足等短板問題,促進經濟社會發展。中國堅持道義為先、義利并舉,向共建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幫助,真心實意幫助發展中國家加快發展,同時,以共建“一帶一路”推動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全面開放新格局,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二)理念:開放、綠色、廉潔

      共建“一帶一路”始終堅守開放的本色、綠色的底色、廉潔的亮色,堅持開放包容,推進綠色發展,以零容忍態度打擊腐敗,在高質量發展的道路上穩步前行。

      共建“一帶一路”是大家攜手前行的陽光大道,不是某一方面的私家小路,不排除、也不針對任何一方,不打地緣博弈小算盤,不搞封閉排他“小圈子”,也不搞基于意識形態標準劃界的小團體,更不搞軍事同盟。從亞歐大陸到非洲、美洲、大洋洲,無論什么樣的政治體制、歷史文化、宗教信仰、意識形態、發展階段,只要有共同發展的意愿都可以參與其中。各方以開放包容為導向,堅決反對保護主義、單邊主義、霸權主義,共同推進全方位、立體化、網絡狀的大聯通格局,探索開創共贏、共擔、共治的合作新模式,構建全球互聯互通伙伴關系,建設和諧共存的大家庭。

      共建“一帶一路”順應國際綠色低碳發展趨勢,倡導尊重自然、順應自然、保護自然,尊重各方追求綠色發展的權利,響應各方可持續發展需求,形成共建綠色“一帶一路”共識。各方積極開展“一帶一路”綠色發展政策對話,分享和展示綠色發展理念和成效,增進綠色發展共識和行動,深化綠色基建、綠色能源、綠色交通、綠色金融等領域務實合作,努力建設資源節約、綠色低碳的絲綢之路,為保護生態環境、實現碳達峰和碳中和、應對氣候變化作出重要貢獻。中國充分發揮在可再生能源、節能環保、清潔生產等領域優勢,運用中國技術、產品、經驗等,推動綠色“一帶一路”合作蓬勃發展。

      共建“一帶一路”將廉潔作為行穩致遠的內在要求和必要條件,始終堅持一切合作在陽光下運行。各方一道完善反腐敗法治體系建設和機制建設,深化反腐敗法律法規對接,務實推進國際反腐合作,堅決反對各類腐敗和其他國際犯罪活動,持續打擊商業賄賂行為,讓資金、項目在廉潔中高效運轉,讓各項合作更好地落地開展,讓“一帶一路”成為風清氣正的廉潔之路。2019年4月,中國與有關國家、國際組織以及工商學術界代表共同發起了《廉潔絲綢之路北京倡議》,呼吁各方攜手共商、共建、共享廉潔絲綢之路。中國“走出去”企業堅持合規守法經營,既遵守中國的法律,也遵守所在國當地法律和國際規則,提升海外廉潔風險防范能力,加強項目監督管理和風險防控,打造良心工程、干凈工程、精品工程;中央企業出臺重點領域合規指南868件,制定崗位合規職責清單5000多項,中央企業、中央金融企業及分支機構制定和完善境外管理制度1.5萬余項。2020年11月,60余家深度參與“一帶一路”建設的中方企業共同發起《“一帶一路”參與企業廉潔合規倡議》。

      (三)目標:高標準、可持續、惠民生

      共建“一帶一路”以高標準、可持續、惠民生為目標,努力實現更高合作水平、更高投入效益、更高供給質量、更高發展韌性,推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不斷走深走實。

      共建“一帶一路”引入各方普遍支持的規則標準,推動企業在項目建設、運營、采購、招投標等環節執行普遍接受的國際規則標準,以高標準推動各領域合作和項目建設。倡導對接國際先進規則標準,打造高標準自由貿易區,實行更高水平的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政策,暢通人員、貨物、資金、數據安全有序流動,實現更高水平互聯互通和更深層次交流合作。堅持高標準、接地氣,對標國際一流、追求高性價比,先試點、再推廣,倡導參與各方采用適合自己的規則標準、走符合自身國情的發展道路。中國成立高規格的推進“一帶一路”建設領導機構,發布一系列政策文件,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頂層設計不斷完善、務實舉措不斷落地。

      共建“一帶一路”對接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走經濟、社會、環境協調發展之路,努力消除制約發展的根源和障礙,增強共建國家自主發展的內生動力,推動各國實現持久、包容和可持續的經濟增長,并將可持續發展理念融入項目選擇、實施、管理等各個方面。遵循國際慣例和債務可持續原則,不斷完善長期、穩定、可持續、風險可控的投融資體系,積極創新投融資模式、拓寬投融資渠道,形成了穩定、透明、高質量的資金保障體系,確保商業和財政上的可持續性。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因為參與共建“一帶一路”合作而陷入債務危機。

      共建“一帶一路”堅持以人民為中心,聚焦消除貧困、增加就業、改善民生,讓合作成果更好惠及全體人民。各方深化公共衛生、減貧減災、綠色發展、科技教育、文化藝術、衛生健康等領域合作,促進政黨、社會組織、智庫和青年、婦女及地方交流協同并進,著力打造接地氣、聚人心的民生工程,不斷增強民眾的獲得感和幸福感。中國積極推進對外援助和惠及民生的“小而美”項目建設,足跡從亞洲到非洲,從拉丁美洲到南太平洋,一條條公路鐵路,一座座學校醫院,一片片農田村舍,助力共建國家減貧脫貧、增進民生福祉。

      (四)愿景:造福世界的幸福路

      作為一個發展的倡議、合作的倡議、開放的倡議,共建“一帶一路”追求的是發展、崇尚的是共贏、傳遞的是希望,目的是增進理解信任、加強全方位交流,進而促進共同發展、實現共同繁榮。

      和平之路。和平是發展的前提,發展是和平的基礎。共建“一帶一路”超越以實力抗衡為基礎的叢林法則、霸權秩序,摒棄你輸我贏、你死我活的零和邏輯,跳出意識形態對立、地緣政治博弈的冷戰思維,走和平發展道路,致力于從根本上解決永久和平和普遍安全問題。各國尊重彼此主權、尊嚴、領土完整,尊重彼此發展道路和社會制度,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關切。中國作為發起方,積極推動構建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打造對話不對抗、結伴不結盟的伙伴關系,推動各方樹立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新安全觀,營造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構建和平穩定的發展環境。

      繁榮之路。共建“一帶一路”不走剝削掠奪的殖民主義老路,不做凌駕于人的強買強賣,不搞“中心—邊緣”的依附體系,更不轉嫁問題、以鄰為壑、損人利己,目標是實現互利共贏、共同發展繁榮。各方緊緊抓住發展這個最大公約數,發揮各自資源和潛能優勢,激發各自增長動力,增強自主發展能力,共同營造更多發展機遇和空間,推動形成世界經濟增長新中心、新動能,帶動世界經濟實現新的普惠性增長,推動全球發展邁向平衡協調包容新階段。

      開放之路。共建“一帶一路”超越國界阻隔、超越意識形態分歧、超越發展階段區別、超越社會制度差異、超越地緣利益紛爭,是開放包容的合作進程;不是另起爐灶、推倒重來,而是對現有國際機制的有益補充和完善。各方堅持多邊貿易體制的核心價值和基本原則,共同打造開放型合作平臺,維護和發展開放型世界經濟,創造有利于開放發展的環境,構建公正、合理、透明的國際經貿投資規則體系,推進合作共贏、合作共擔、合作共治的共同開放,促進生產要素有序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市場深度融合,促進貿易和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維護全球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暢通,建設開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贏的經濟全球化。

      創新之路。創新是推動發展的重要力量。共建“一帶一路”堅持創新驅動發展,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發展機遇,探索新業態、新技術、新模式,探尋新的增長動能和發展路徑,助力各方實現跨越式發展。各方共同加強數字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進數字絲綢之路建設,加強科技前沿領域創新合作,促進科技同產業、科技同金融深度融合,優化創新環境,集聚創新資源,推動形成區域協同創新格局,縮小數字鴻溝,為共同發展注入強勁動力。

      文明之路。共建“一帶一路”堅持平等、互鑒、對話、包容的文明觀,弘揚和平、發展、公平、正義、民主、自由的全人類共同價值,以文明交流超越文明隔閡,以文明互鑒超越文明沖突,以文明共存超越文明優越,推動文明間和而不同、求同存異、互學互鑒。各方積極建立多層次人文合作機制,搭建更多合作平臺,開辟更多合作渠道,密切各領域往來,推動不同國家間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更好地凝聚思想和價值共識,實現人類文明創新發展。

      三、促進全方位多領域互聯互通

      共建“一帶一路”圍繞互聯互通,以基礎設施“硬聯通”為重要方向,以規則標準“軟聯通”為重要支撐,以共建國家人民“心聯通”為重要基礎,不斷深化政策溝通、設施聯通、貿易暢通、資金融通、民心相通,不斷拓展合作領域,成為當今世界范圍最廣、規模最大的國際合作平臺。

      (一)政策溝通廣泛深入

      政策溝通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保障。中國與共建國家、國際組織積極構建多層次政策溝通交流機制,在發展戰略規劃、技術經濟政策、管理規則和標準等方面發揮政策協同效應,共同制訂推進區域合作的規劃和措施,為深化務實合作注入了“潤滑劑”和“催化劑”,共建“一帶一路”日益成為各國交流合作的重要框架。

      戰略對接和政策協調持續深化。在全球層面,2016年11月,在第71屆聯合國大會上,193個會員國一致贊同將“一帶一路”倡議寫入聯大決議;2017年3月,聯合國安理會通過第2344號決議,呼吁通過“一帶一路”建設等加強區域經濟合作;聯合國開發計劃署、世界衛生組織等先后與中國簽署“一帶一路”合作協議。在世界貿易組織,中國推動完成《投資便利化協定》文本談判,將在超過110個國家和地區建立協調統一的投資管理體系,促進“一帶一路”投資合作。在區域和多邊層面,共建“一帶一路”同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東盟互聯互通總體規劃2025》、東盟印太展望、非盟《2063年議程》、歐盟歐亞互聯互通戰略等有效對接,支持區域一體化進程和全球發展事業。在雙邊層面,共建“一帶一路”與俄羅斯歐亞經濟聯盟建設、哈薩克斯坦“光明之路”新經濟政策、土庫曼斯坦“復興絲綢之路”戰略、蒙古國“草原之路”倡議、印度尼西亞“全球海洋支點”構想、菲律賓“多建好建”規劃、越南“兩廊一圈”、南非“經濟重建和復蘇計劃”、埃及蘇伊士運河走廊開發計劃、沙特“2030愿景”等多國戰略實現對接。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與五大洲的150多個國家、30多個國際組織簽署了200多份共建“一帶一路”合作文件,形成一大批標志性項目和惠民生的“小而美”項目。

      政策溝通長效機制基本形成。以元首外交為引領,以政府間戰略溝通為支撐,以地方和部門間政策協調為助力,以企業、社會組織等開展項目合作為載體,建立起多層次、多平臺、多主體的常規性溝通渠道。中國成功舉辦兩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為各參與國家和國際組織深化交往、增進互信、密切來往提供了重要平臺。2017年的第一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出席,140多個國家和80多個國際組織的1600多名代表參會,形成了5大類、279項務實成果。2019年的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38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及聯合國秘書長、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等40位領導人出席圓桌峰會,超過150個國家、92個國際組織的6000余名代表參會,形成了6大類、283項務實成果。

      多邊合作不斷推進。在共建“一帶一路”框架下,中外合作伙伴發起成立了20余個專業領域多邊對話合作機制,涵蓋鐵路、港口、能源、金融、稅收、環保、減災、智庫、媒體等領域,參與成員數量持續提升。共建國家還依托中國—東盟(10+1)合作、中非合作論壇、中阿合作論壇、中拉論壇、中國—太平洋島國經濟發展合作論壇、中國—中東歐國家合作、世界經濟論壇、博鰲亞洲論壇、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等重大多邊合作機制平臺,不斷深化務實合作。

      規則標準對接扎實推進。標準化合作水平不斷提升,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已與巴基斯坦、俄羅斯、希臘、埃塞俄比亞、哥斯達黎加等65個國家標準化機構以及國際和區域組織簽署了107份標準化合作文件,促進了民用航空、氣候變化、農業食品、建材、電動汽車、油氣管道、物流、小水電、海洋和測繪等多領域標準國際合作?!耙粠б宦贰睒藴市畔⑵脚_運行良好,標準化概況信息已覆蓋149個共建國家,可提供59個國家、6個國際和區域標準化組織的標準化題錄信息精準檢索服務,在共建國家間架起了標準互聯互通的橋梁。中國標準外文版供給能力持續提升,發布國家標準外文版近1400項、行業標準外文版1000多項。2022年5月,亞非法協在香港設立區域仲裁中心,積極為共建“一帶一路”提供多元糾紛解決路徑。中國持續加強與俄羅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22個國家和地區的跨境會計審計監管合作,為拓展跨境投融資渠道提供制度保障。

      (二)設施聯通初具規模

      設施聯通是共建“一帶一路”的優先領域。共建“一帶一路”以“六廊六路多國多港”為基本架構,加快推進多層次、復合型基礎設施網絡建設,基本形成“陸海天網”四位一體的互聯互通格局,為促進經貿和產能合作、加強文化交流和人員往來奠定了堅實基礎。

      經濟走廊和國際通道建設卓有成效。共建國家共同推進國際骨干通道建設,打造連接亞洲各次區域以及亞歐非之間的基礎設施網絡。中巴經濟走廊方向,重點項目穩步推進,白沙瓦—卡拉奇高速公路(蘇庫爾至木爾坦段)、喀喇昆侖公路二期(赫韋利揚—塔科特段)、拉合爾軌道交通橙線項目竣工通車,薩希瓦爾、卡西姆港、塔爾、胡布等電站保持安全穩定運營,默拉直流輸電項目投入商業運營,卡洛特水電站并網發電,拉沙卡伊特別經濟區進入全面建設階段。新亞歐大陸橋經濟走廊方向,匈塞鐵路塞爾維亞貝爾格萊德—諾維薩德段于2022年3月開通運營,匈牙利布達佩斯—克萊比奧段啟動軌道鋪設工作;克羅地亞佩列沙茨跨海大橋迎來通車一周年;雙西公路全線貫通;黑山南北高速公路順利建成并投入運營。中國—中南半島經濟走廊方向,中老鐵路全線建成通車且運營成效良好,黃金運輸通道作用日益彰顯;作為中印尼共建“一帶一路”的旗艦項目,時速350公里的雅萬高鐵開通運行;中泰鐵路一期(曼谷—呵叻)簽署線上工程合同,土建工程已開工11個標段(其中1個標段已完工)。中蒙俄經濟走廊方向,中俄黑河公路橋、同江鐵路橋通車運營,中俄東線天然氣管道正式通氣,中蒙俄中線鐵路升級改造和發展可行性研究正式啟動。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方向,中吉烏公路運輸線路實現常態化運行,中國—中亞天然氣管道運行穩定,哈薩克斯坦北哈州糧油專線與中歐班列并網運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方向,中緬原油和天然氣管道建成投產,中緬鐵路木姐—曼德勒鐵路完成可行性研究,曼德勒—皎漂鐵路啟動可行性研究,中孟友誼大橋、多哈扎里至科克斯巴扎爾鐵路等項目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在非洲,蒙內鐵路、亞吉鐵路等先后通車運營,成為拉動東非乃至整個非洲國家縱深發展的重要通道?! ?/span>

      海上互聯互通水平不斷提升。共建國家港口航運合作不斷深化,貨物運輸效率大幅提升:希臘比雷埃夫斯港年貨物吞吐量增至500萬標箱以上,躍升為歐洲第四大集裝箱港口、地中海領先集裝箱大港;巴基斯坦瓜達爾港共建取得重大進展,正朝著物流樞紐和產業基地的目標穩步邁進;緬甸皎漂深水港項目正在開展地勘、環社評等前期工作;斯里蘭卡漢班托塔港散雜貨年吞吐量增至120.5萬噸;意大利瓦多集裝箱碼頭開港運營,成為意大利第一個半自動化碼頭;尼日利亞萊基深水港項目建成并投入運營,成為中西非地區重要的現代化深水港?!敖z路海運”網絡持續拓展,截至2023年6月底,“絲路海運”航線已通達全球43個國家的117個港口,300多家國內外知名航運公司、港口企業、智庫等加入“絲路海運”聯盟?!昂I辖z綢之路海洋環境預報保障系統”持續業務化運行,范圍覆蓋共建國家100多個城市。

      “空中絲綢之路”建設成效顯著。共建國家間航空航線網絡加快拓展,空中聯通水平穩步提升。中國已與104個共建國家簽署雙邊航空運輸協定,與57個共建國家實現空中直航,跨境運輸便利化水平不斷提高。中國企業積極參與巴基斯坦、尼泊爾、多哥等共建國家民航基礎設施領域合作,助力當地民航事業發展。中國民航“一帶一路”合作平臺于2020年8月正式成立,共建國家民航交流合作機制和平臺更加健全。新冠疫情期間,以河南鄭州—盧森堡為代表的“空中絲綢之路”不停飛、不斷航,運送大量抗疫物資,在中歐間發揮了“空中生命線”的作用,為維護國際產業鏈供應鏈穩定作出了積極貢獻。

      國際多式聯運大通道持續拓展。中歐班列、中歐陸??炀€、西部陸海新通道、連云港—霍爾果斯新亞歐陸海聯運等國際多式聯運穩步發展。中歐班列通達歐洲25個國家的200多個城市,86條時速120公里的運行線路穿越亞歐腹地主要區域,物流配送網絡覆蓋歐亞大陸;截至2023年6月底,中歐班列累計開行7.4萬列,運輸近700萬標箱,貨物品類達5萬多種,涉及汽車整車、機械設備、電子產品等53大門類,合計貨值超3000億美元。中歐陸??炀€從無到有,成為繼傳統海運航線、陸上中歐班列之外中歐間的第三條貿易通道,2022年全通道運輸總箱量超過18萬標箱,火車開行2600余列。西部陸海新通道鐵海聯運班列覆蓋中國中西部18個?。▍^、市),貨物流向通達100多個國家的300多個港口?! ?/span>

      (三)貿易暢通便捷高效

      貿易投資合作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內容。共建國家著力解決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問題,大幅消除貿易投資壁壘,改善區域內和各國營商環境,建設自由貿易區,拓寬貿易領域、優化貿易結構,拓展相互投資和產業合作領域,推動建立更加均衡、平等和可持續的貿易體系,發展互利共贏的經貿關系,共同做大做好合作“蛋糕”。

      貿易投資規模穩步擴大。2013—2022年,中國與共建國家進出口總額累計19.1萬億美元,年均增長6.4%;與共建國家雙向投資累計超過3800億美元,其中中國對外直接投資超過2400億美元;中國在共建國家承包工程新簽合同額、完成營業額累計分別達到2萬億美元、1.3萬億美元。2022年,中國與共建國家進出口總額近2.9萬億美元,占同期中國外貿總值的45.4%,較2013年提高了6.2個百分點;中國民營企業對共建國家進出口總額超過1.5萬億美元,占同期中國與共建國家進出口總額的53.7%?! ?/span>

      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水平不斷提升。共建國家共同維護多邊主義和自由貿易,努力營造密切彼此間經貿關系的良好制度環境,在工作制度對接、技術標準協調、檢驗結果互認、電子證書聯網等方面取得積極進展。截至2023年8月底,8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參與中國發起的《“一帶一路”貿易暢通合作倡議》。中國與28個國家和地區簽署21個自貿協定;《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于2022年1月1日正式生效,是世界上人口規模和經貿規模最大的自貿區,與共建“一帶一路”覆蓋國家和地區、涵蓋領域和內容等方面相互重疊、相互補充,在亞洲地區形成雙輪驅動的經貿合作發展新格局。中國還積極推動加入《全面與進步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CPTPP)和《數字經濟伙伴關系協定》(DEPA)。中國與135個國家和地區簽訂了雙邊投資協定;與112個國家和地區簽署了避免雙重征稅協定(含安排、協議);與35個共建國家實現“經認證的經營者”(AEO)互認;與14個國家簽署第三方市場合作文件。中國與新加坡、巴基斯坦、蒙古國、伊朗等共建國家建立了“單一窗口”合作機制、簽署了海關檢驗檢疫合作文件,有效提升了口岸通關效率。

      貿易投資平臺作用更加凸顯。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是全球首個以進口為主題的國家級展會,已連續成功舉辦五屆,累計意向成交額近3500億美元,約2000個首發首展商品亮相,參與國別與參與主體多元廣泛,成為國際采購、投資促進、人文交流、開放合作、全球共享的國際公共平臺。中國進出口商品交易會、中國國際服務貿易交易會、中國國際投資貿易洽談會、中國國際消費品博覽會、全球數字貿易博覽會、中非經貿博覽會、中國—阿拉伯國家博覽會、中俄博覽會、中國—中東歐國家博覽會、中國—東盟博覽會、中國—亞歐博覽會等重點展會影響不斷擴大,有力促進了共建國家之間的經貿投資合作。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成功舉辦了8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成功舉辦了14屆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高峰論壇,在助力共建“一帶一路”經貿投資合作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產業合作深入推進。共建國家致力于打造協同發展、互利共贏的合作格局,有力促進了各國產業結構升級、產業鏈優化布局。共建國家共同推進國際產能合作,深化鋼鐵、有色金屬、建材、汽車、工程機械、資源能源、農業等傳統行業合作,探索數字經濟、新能源汽車、核能與核技術、5G等新興產業合作,與有意愿的國家開展三方、多方市場合作,促進各方優勢互補、互惠共贏。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已同40多個國家簽署了產能合作文件,中國國際礦業大會、中國—東盟礦業合作論壇等成為共建國家開展礦業產能合作的重要平臺。上海合作組織農業技術交流培訓示范基地助力共建“一帶一路”農業科技發展,促進國家間農業領域經貿合作。中國與巴基斯坦合作建設的卡拉奇核電站K2、K3兩臺“華龍一號”核電機組建成投運,中國與哈薩克斯坦合資的烏里賓核燃料元件組裝廠成功投產,中國—東盟和平利用核技術論壇為共建國家開展核技術產業合作、助力民生和經濟發展建立了橋梁和紐帶。中國企業與共建國家政府、企業合作共建的海外產業園超過70個,中馬、中印尼“兩國雙園”及中白工業園、中阿(聯酋)產能合作示范園、中埃(及)·泰達蘇伊士經貿合作區等穩步推進。

      (四)資金融通日益多元

      資金融通是共建“一帶一路”的重要支撐。共建國家及有關機構積極開展多種形式的金融合作,創新投融資模式、拓寬投融資渠道、豐富投融資主體、完善投融資機制,大力推動政策性金融、開發性金融、商業性金融、合作性金融支持共建“一帶一路”,努力構建長期、穩定、可持續、風險可控的投融資體系。

      金融合作機制日益健全。中國國家開發銀行推動成立中國—中東歐銀聯體、中國—阿拉伯國家銀聯體、中國—東盟銀聯體、中日韓—東盟銀聯體、中非金融合作銀聯體、中拉開發性金融合作機制等多邊金融合作機制,中國工商銀行推動成立“一帶一路”銀行間常態化合作機制。截至2023年6月底,共有13家中資銀行在50個共建國家設立145家一級機構,131個共建國家的1770萬家商戶開通銀聯卡業務,74個共建國家開通銀聯移動支付服務?!耙粠б宦贰眲撔掳l展中心、“一帶一路”財經發展研究中心、中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聯合能力建設中心相繼設立。中國已與20個共建國家簽署雙邊本幣互換協議,在17個共建國家建立人民幣清算安排,人民幣跨境支付系統的參與者數量、業務量、影響力逐步提升,有效促進了貿易投資便利化。金融監管合作和交流持續推進,中國銀保監會(現國家金融監督管理總局)、證監會與境外多個國家的監管機構簽署監管合作諒解備忘錄,推動建立區域內監管協調機制,促進資金高效配置,強化風險管控,為各類金融機構及投資主體創造良好投資條件。

      投融資渠道平臺不斷拓展。中國出資設立絲路基金,并與相關國家一道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絲路基金專門服務于“一帶一路”建設,截至2023年6月底,絲路基金累計簽約投資項目75個,承諾投資金額約220.4億美元;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已有106個成員,批準227個投資項目,共投資436億美元,項目涉及交通、能源、公共衛生等領域,為共建國家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經濟社會可持續發展提供投融資支持。中國積極參與現有各類融資安排機制,與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國際金融機構簽署合作備忘錄,與國際金融機構聯合籌建多邊開發融資合作中心,與歐洲復興開發銀行加強第三方市場投融資合作,與國際金融公司、非洲開發銀行等開展聯合融資,有效撬動市場資金參與。中國發起設立中國—歐亞經濟合作基金、中拉合作基金、中國—中東歐投資合作基金、中國—東盟投資合作基金、中拉產能合作投資基金、中非產能合作基金等國際經濟合作基金,有效拓展了共建國家投融資渠道。中國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分別設立“一帶一路”專項貸款,集中資源加大對共建“一帶一路”的融資支持。截至2022年底,中國國家開發銀行已直接為1300多個“一帶一路”項目提供了優質金融服務,有效發揮了開發性金融引領、匯聚境內外各類資金共同參與共建“一帶一路”的融資先導作用;中國進出口銀行“一帶一路”貸款余額達2.2萬億元,覆蓋超過130個共建國家,貸款項目累計拉動投資4000多億美元,帶動貿易超過2萬億美元。中國信保充分發揮出口信用保險政策性職能,積極為共建“一帶一路”提供綜合保障。

      投融資方式持續創新?;?、債券等多種創新模式不斷發展,共建“一帶一路”金融合作水平持續提升。中國證券行業設立多個“一帶一路”主題基金,建立“一帶一路”主題指數。2015年12月,中國證監會正式啟動境外機構在交易所市場發行人民幣債券(“熊貓債”)試點,截至2023年6月底,交易所債券市場已累計發行“熊貓債”99只,累計發行規模1525.4億元;累計發行“一帶一路”債券46只,累計發行規模527.2億元。綠色金融穩步發展。2019年5月,中國工商銀行發行同時符合國際綠色債券準則和中國綠色債券準則的首只“一帶一路”銀行間常態化合作機制(BRBR)綠色債券;截至2022年底,已有40多家全球大型機構簽署了《“一帶一路”綠色投資原則》;2023年6月,中國進出口銀行發行推進共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和支持共建“一帶一路”基礎設施建設主題金融債。中國境內證券期貨交易所與共建國家交易所穩步推進股權、產品、技術等方面務實合作,積極支持哈薩克斯坦阿斯塔納國際交易所、巴基斯坦證券交易所、孟加拉國達卡證券交易所等共建或參股交易所市場發展。

      債務可持續性不斷增強。按照平等參與、利益共享、風險共擔的原則,中國與28個國家共同核準《“一帶一路”融資指導原則》,推動共建國家政府、金融機構和企業重視債務可持續性,提升債務管理能力。中國借鑒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低收入國家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結合共建國家實際情況制定債務可持續性分析工具,發布《“一帶一路”債務可持續性分析框架》,鼓勵各方在自愿基礎上使用。中國堅持以經濟和社會效益為導向,根據項目所在國需求及實際情況為項目建設提供貸款,避免給所在國造成債務風險和財政負擔;投資重點領域是互聯互通基礎設施項目以及共建國家急需的民生項目,為共建國家帶來了有效投資,增加了優質資產,增強了發展動力。許多智庫專家和國際機構研究指出,幾乎所有“一帶一路”項目都是由東道國出于本國經濟發展和民生改善而發起的,其遵循的是經濟學邏輯,而非地緣政治邏輯。

      (五)民心相通基礎穩固

      民心相通是共建“一帶一路”的社會根基。共建國家傳承和弘揚絲綢之路友好合作精神,廣泛開展文化旅游合作、教育交流、媒體和智庫合作、民間交往等,推動文明互學互鑒和文化融合創新,形成了多元互動、百花齊放的人文交流格局,夯實了共建“一帶一路”的民意基礎。

      文化旅游合作豐富多彩。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已與144個共建國家簽署文化和旅游領域合作文件。中國與共建國家共同創建合作平臺,成立了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博物館聯盟、藝術節聯盟、圖書館聯盟和美術館聯盟,成員單位達562家,其中包括72個共建國家的326個文化機構。中國不斷深化對外文化交流,啟動實施“文化絲路”計劃,廣泛開展“歡樂春節”“你好!中國”“藝匯絲路”等重點品牌活動。中國與文萊、柬埔寨、希臘、意大利、馬來西亞、俄羅斯及東盟等共同舉辦文化年、旅游年,與共建國家互辦文物展、電影節、藝術節、圖書展、音樂節等活動及圖書廣播影視精品創作和互譯互播,實施“一帶一路”主題舞臺藝術作品創作推廣項目、“一帶一路”國際美術工程和文化睦鄰工程,扎實推進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行動。中國在44個國家設立46家海外中國文化中心,其中共建國家32家;在18個國家設立20家旅游辦事處,其中共建國家8家。

      教育交流合作廣泛深入。中國發布《推進共建“一帶一路”教育行動》,推進教育領域國際交流與合作。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已與45個共建國家和地區簽署高等教育學歷學位互認協議。中國設立“絲綢之路”中國政府獎學金,中國地方省份、中國香港特別行政區、中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和高校、科研機構也面向共建國家設立了獎學金。中國院校在132個共建國家辦有313所孔子學院、315所孔子課堂;“漢語橋”夏令營項目累計邀請100余個共建國家近5萬名青少年來華訪學,支持143個共建國家10萬名中文愛好者線上學習中文、體驗中國文化。中國院校與亞非歐三大洲的20多個共建國家院校合作建設一批魯班工坊。中國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連續7年舉辦“一帶一路”青年創意與遺產論壇及相關活動;合作設立絲綢之路青年學者資助計劃,已資助24個青年學者研究項目。中國政府原子能獎學金項目已為26個共建國家培養了近200名和平利用核能相關專業的碩博士研究生。共建國家還充分發揮“一帶一路”高校戰略聯盟、“一帶一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等示范帶動作用,深化人才培養和科學研究國際交流合作。

      媒體和智庫合作成果豐碩。媒體國際交流合作穩步推進,共建國家連續成功舉辦6屆“一帶一路”媒體合作論壇,建設“絲路電視國際合作共同體”。中國—阿拉伯國家廣播電視合作論壇、中非媒體合作論壇、中國—柬埔寨廣播電視定期合作會議、中國—東盟媒體合作論壇、瀾湄視聽周等雙多邊合作機制化開展,亞洲—太平洋廣播聯盟、阿拉伯國家廣播聯盟等國際組織活動有聲有色,成為凝聚共建國家共識的重要平臺。中國與共建國家媒體共同成立“一帶一路”新聞合作聯盟,積極推進國際傳播“絲路獎”評選活動,截至2023年6月底,聯盟成員單位已增至107個國家的233家媒體。智庫交流更加頻繁,“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咨詢委員會于2018年成立,“一帶一路”智庫合作聯盟已發展亞洲、非洲、歐洲、拉丁美洲合作伙伴合計122家,16家中外智庫共同發起成立“一帶一路”國際智庫合作委員會。

      民間交往不斷深入。民間組織以惠民眾、利民生、通民心為行動目標,不斷織密合作網。在第二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民心相通分論壇上,中國民間組織國際交流促進會等中外民間組織共同發起“絲路一家親”行動,推動中外民間組織建立近600對合作伙伴關系,開展300余個民生合作項目,“深系瀾湄”“國際愛心包裹”“光明行”等品牌項目產生廣泛影響。60余個共建國家的城市同中國多個城市結成1000余對友好城市。72個國家和地區的352家民間組織結成絲綢之路沿線民間組織合作網絡,開展民生項目和各類活動500余項,成為共建國家民間組織開展交流合作的重要平臺。

      (六)新領域合作穩步推進

      共建國家發揮各自優勢,不斷拓展合作領域、創新合作模式,推動健康、綠色、創新、數字絲綢之路建設取得積極進展,國際合作空間更加廣闊。

      衛生健康合作成效顯著。共建國家積極推進“健康絲綢之路”建設,推動構建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建立緊密的衛生合作伙伴關系。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已與世界衛生組織簽署《關于“一帶一路”衛生領域合作的諒解備忘錄》,與160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衛生合作協議,發起和參與中國—非洲國家、中國—阿拉伯國家、中國—東盟衛生合作等9個國際和區域衛生合作機制。中國依托“一帶一路”醫學人才培養聯盟、醫院合作聯盟、衛生政策研究網絡、中國—東盟健康絲綢之路人才培養計劃(2020—2022)等,為共建國家培養數萬名衛生管理、公共衛生、醫學科研等專業人才,向58個國家派出中國醫療隊,赴30多個國家開展“光明行”,免費治療白內障患者近萬名,多次赴南太島國開展“送醫上島”活動,與湄公河流域的國家、中亞國家、蒙古國等周邊國家開展跨境醫療合作。新冠疫情暴發以后,中國向120多個共建國家提供抗疫援助,向34個國家派出38批抗疫專家組,同31個國家發起“一帶一路”疫苗合作伙伴關系倡議,向共建國家提供20余億劑疫苗,與20余個國家開展疫苗生產合作,提高了疫苗在發展中國家的可及性和可負擔性。中國與14個共建國家簽訂傳統醫藥合作文件,8個共建國家在本國法律法規體系內對中醫藥發展予以支持,30個中醫藥海外中心投入建設,百余種中成藥在共建國家以藥品身份注冊上市。

      綠色低碳發展取得積極進展。中國與共建國家、國際組織積極建立綠色低碳發展合作機制,攜手推動綠色發展、共同應對氣候變化。中國先后發布《關于推進綠色“一帶一路”建設的指導意見》《關于推進共建“一帶一路”綠色發展的意見》等,提出2030年共建“一帶一路”綠色發展格局基本形成的宏偉目標。中國與聯合國環境規劃署簽署《關于建設綠色“一帶一路”的諒解備忘錄(2017—2022)》,與30多個國家及國際組織簽署環保合作協議,與31個國家共同發起“一帶一路”綠色發展伙伴關系倡議,與超過40個國家的150多個合作伙伴建立“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聯盟,與32個國家建立“一帶一路”能源合作伙伴關系。中國承諾不再新建境外煤電項目,積極構建綠色金融發展平臺和國際合作機制,與共建國家開展生物多樣性保護合作研究,共同維護海上絲綢之路生態安全,建設“一帶一路”生態環保大數據服務平臺和“一帶一路”環境技術交流與轉移中心,實施綠色絲路使者計劃。中國實施“一帶一路”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計劃,與39個共建國家簽署47份氣候變化南南合作諒解備忘錄,與老撾、柬埔寨、塞舌爾合作建設低碳示范區,與30多個發展中國家開展70余個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項目,培訓了120多個國家3000多人次的環境管理人員和專家學者。2023年5月,中國進出口銀行聯合國家開發銀行、中國信保等10余家金融機構發布《綠色金融支持“一帶一路”能源轉型倡議》,呼吁有關各方持續加大對共建國家能源綠色低碳轉型領域支持力度。

      科技創新合作加快推進。共建國家加強創新合作,加快技術轉移和知識分享,不斷優化創新環境、集聚創新資源,積極開展重大科技合作和共同培養科技創新人才,推動科技創新能力提升。2016年10月,中國發布《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科技創新合作專項規劃》;2017年5月,“一帶一路”科技創新行動計劃正式啟動實施,通過聯合研究、技術轉移、科技人文交流和科技園區合作等務實舉措,提升共建國家的創新能力。截至2023年6月底,中國與80多個共建國家簽署《政府間科技合作協定》,“一帶一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ANSO)成員單位達58家。2013年以來,中國支持逾萬名共建國家青年科學家來華開展短期科研工作和交流,累計培訓共建國家技術和管理人員1.6萬余人次,面向東盟、南亞、阿拉伯國家、非洲、拉美等區域建設了9個跨國技術轉移平臺,累計幫助50多個非洲國家建成20多個農業技術示范中心,在農業、新能源、衛生健康等領域啟動建設50余家“一帶一路”聯合實驗室。中國與世界知識產權組織簽署《加強“一帶一路”知識產權合作協議》及修訂與延期補充協議,共同主辦兩屆“一帶一路”知識產權高級別會議,并發布加強知識產權合作的《共同倡議》和《聯合聲明》;與50余個共建國家和國際組織建立知識產權合作關系,共同營造尊重知識價值的創新和營商環境。

      “數字絲綢之路”建設亮點紛呈。共建國家加強數字領域的規則標準聯通,推動區域性數字政策協調,攜手打造開放、公平、公正、非歧視的數字發展環境。截至2022年底,中國已與17個國家簽署“數字絲綢之路”合作諒解備忘錄,與30個國家簽署電子商務合作諒解備忘錄,與18個國家和地區簽署《關于加強數字經濟領域投資合作的諒解備忘錄》,提出并推動達成《全球數據安全倡議》《“一帶一路”數字經濟國際合作倡議》《中國—東盟關于建立數字經濟合作伙伴關系的倡議》《中阿數據安全合作倡議》《“中國+中亞五國”數據安全合作倡議》《金磚國家數字經濟伙伴關系框架》等合作倡議,牽頭制定《跨境電商標準框架》。積極推進數字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加快建設數字交通走廊,多條國際海底光纜建設取得積極進展,構建起130套跨境陸纜系統,廣泛建設5G基站、數據中心、云計算中心、智慧城市等,對傳統基礎設施如港口、鐵路、道路、能源、水利等進行數字化升級改造,“中國—東盟信息港”、“數字化中歐班列”、中阿網上絲綢之路等重點項目全面推進,“數字絲路地球大數據平臺”實現多語言數據共享??臻g信息走廊建設成效顯著,中國已建成連接南亞、非洲、歐洲和美洲的衛星電信港,中巴(西)地球資源系列遙感衛星數據廣泛應用于多個國家和領域,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為中歐班列、船舶海運等領域提供全面服務;中國與多個共建國家和地區共同研制和發射通信或遙感衛星、建設衛星地面接收站等空間基礎設施,依托聯合國空間科技教育亞太區域中心(中國)為共建國家培養大量航天人才,積極共建中海聯合月球和深空探測中心、中阿空間碎片聯合觀測中心、瀾湄對地觀測數據合作中心、中國東盟衛星應用信息中心、中非衛星遙感應用合作中心,利用高分衛星16米數據共享服務平臺、“一帶一路”典型氣象災害分析及預警平臺、自然資源衛星遙感云服務平臺等服務于更多共建國家。

      四、為世界和平與發展注入正能量

      10年來,共建“一帶一路”取得顯著成效,開辟了世界經濟增長的新空間,搭建了國際貿易和投資的新平臺,提升了有關國家的發展能力和民生福祉,為完善全球治理體系拓展了新實踐,為變亂交織的世界帶來更多確定性和穩定性。共建“一帶一路”,既發展了中國,也造福了世界。

      (一)為共建國家帶來實實在在的好處

      發展是人類社會的永恒主題。共建“一帶一路”聚焦發展這個根本性問題,著力解決制約發展的短板和瓶頸,為共建國家打造新的經濟發展引擎,創建新的發展環境和空間,增強了共建國家的發展能力,提振了共建國家的發展信心,改善了共建國家的民生福祉,為解決全球發展失衡問題、推動各國共同走向現代化作出貢獻。

      激活共建國家發展動力。10年來,共建“一帶一路”著力解決制約大多數發展中國家互聯互通和經濟發展的主要瓶頸,實施一大批基礎設施建設項目,推動共建國家在鐵路、公路、航運、管道、能源、通信及基本公共服務基礎設施建設方面取得長足進展,改善了當地的生產生活條件和發展環境,增強了經濟發展造血功能。一些建設周期長、服務長遠發展的工程項目,就像播下的種子,綜合效益正在逐步展現出來?;A設施的聯通,有效降低了共建國家參與國際貿易的成本,提高了接入世界經濟的能力和水平,激發了更大發展潛力、更強發展動力。亞洲開發銀行的研究表明,內陸國家基礎設施貿易成本每降低10%,其出口將增加20%。產業產能合作促進了共建國家產業結構升級,提高了工業化、數字化、信息化水平,促進形成具有競爭力的產業體系,增強了參與國際分工合作的廣度和深度,帶來了更多發展機遇、更大發展空間。中國積極開展應急管理領域國際合作,先后派出救援隊赴尼泊爾、莫桑比克、土耳其等國家開展地震、洪災等人道主義救援救助行動,向湯加、馬達加斯加等國家提供緊急人道主義物資援助和專家技術指導。

      增強共建國家減貧能力。發展中國家仍面臨糧食問題。中國積極參與全球糧農治理,與相關國家發布《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農業合作的愿景與行動》,與近90個共建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了100余份農漁業合作文件,與共建國家農產品貿易額達1394億美元,向70多個國家和地區派出2000多名農業專家和技術人員,向多個國家推廣示范菌草、雜交水稻等1500多項農業技術,幫助亞洲、非洲、南太平洋、拉美和加勒比等地區推進鄉村減貧,促進共建國家現代農業發展和農民增收。促進就業是減貧的重要途徑。在共建“一帶一路”過程中,中國與相關國家積極推進產業園區建設,引導企業通過開展高水平產業合作為當地居民創造就業崗位,實現了“一人就業,全家脫貧”。麥肯錫公司的研究報告顯示,中國企業在非洲雇員本地化率達89%,有效帶動了本地人口就業。世界銀行預測,到2030年,共建“一帶一路”相關投資有望使共建國家760萬人擺脫極端貧困、3200萬人擺脫中度貧困。

      民生項目成效顯著。維修維護橋梁,解決居民出行難題;打出水井,滿足村民飲水需求;安裝路燈,照亮行人夜歸之路……一個個“小而美”“惠而實”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幫助當地民眾解決了燃眉之急、改善了生活條件,增進了共建國家的民生福祉,為各國人民帶來實實在在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10年來,中國企業先后在共建國家實施了300多個“愛心助困”“康復助醫”“幸福家園”項目,援建非洲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總部、巴基斯坦瓜達爾博愛醫療急救中心,幫助喀麥隆、埃塞俄比亞、吉布提等國解決民眾飲水難問題,等等?!敖z路一家親”行動民生合作項目涵蓋扶貧救災、人道救援、環境保護、婦女交流合作等20多個領域,產生了廣泛影響。

      (二)為經濟全球化增添活力

      在逆全球化思潮不斷涌動的背景下,共建“一帶一路”致力于實現世界的互聯互通和聯動發展,進一步打通經濟全球化的大動脈,暢通信息流、資金流、技術流、產品流、產業流、人員流,推動更大范圍、更高水平的國際合作,既做大又分好經濟全球化的“蛋糕”,努力構建普惠平衡、協調包容、合作共贏、共同繁榮的全球發展格局。

      增強全球發展動能。共建“一帶一路”將活躍的東亞經濟圈、發達的歐洲經濟圈、中間廣大腹地經濟發展潛力巨大的國家聯系起來,進一步拉緊同非洲、拉美大陸的經濟合作網絡,推動形成一個歐亞大陸與太平洋、印度洋和大西洋完全連接、陸海一體的全球發展新格局,在更廣闊的經濟地理空間中拓展國際分工的范圍和覆蓋面,擴大世界市場,最終促進世界經濟新的增長。同時,共建“一帶一路”通過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帶來了國際投資的催化劑效果,激發了全球對基礎設施投資的興趣和熱情,既有利于共建國家經濟成長和增益發展,又有效解決國際公共產品供給不足問題,為世界經濟增長提供持續動力。

      深化區域經濟合作。共建“一帶一路”依托基礎設施互聯互通,推動各國全方位多領域聯通,由點到線再到面,逐步放大發展輻射效應,推動各國經濟政策協調、制度機制對接,創新合作模式,開展更大范圍、更高水平、更深層次的區域合作,共同打造開放、包容、均衡、普惠的區域經濟合作框架,促進經濟要素有序自由流動、資源高效配置和市場深度融合,提升國家和地區間經濟貿易關聯性、活躍度和共建國家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價值鏈中的整體位置。各國充分運用自身要素稟賦,增強彼此之間產業鏈的融合性、互動性、協調性,推動產業優勢互補,提升分工效率,共同推動產業鏈升級;打破貿易壁壘和市場壟斷,釋放消費潛力,推動跨境消費,共同擴大市場規模,形成區域大市場;通過產業合作中的技術轉移與合作,建立技術互動和彼此依存關系,共同提高創新能力,推動跨越式發展。

      促進全球貿易發展。共建“一帶一路”有計劃、有步驟地推進交通、信息等基礎設施建設和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消除了共建國家內部、跨國和區域間的交通運輸瓶頸及貿易投資合作障礙,極大提升了對外貿易、跨境物流的便捷度和國內國際合作效率,構建起全方位、多層次、復合型的貿易暢通網絡,推動建立全球貿易新格局,對全球貿易發展發揮了重要促進作用。同時,共建“一帶一路”增強了參與國家和地區對全球優質資本的吸引力,提升了其在全球跨境直接投資中的地位。其中,2022年東南亞跨境直接投資流入額占全球比重達到17.2%,較2013年上升了9個百分點;流入哈薩克斯坦的外商直接投資規模同比增速高達83%,為歷史最高水平。世界銀行《“一帶一路”經濟學:交通走廊的機遇與風險》研究報告顯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提出之前,六大經濟走廊的貿易低于其潛力的30%,外國直接投資低于其潛力的70%;共建“一帶一路”實施以來,僅通過基礎設施建設,就可使全球貿易成本降低1.8%,使中國—中亞—西亞經濟走廊上的貿易成本降低10%,為全球貿易便利化和經濟增長作出重要貢獻;將使參與國貿易增長2.8%—9.7%、全球貿易增長1.7%—6.2%、全球收入增加0.7%—2.9%?! ?/span>

      維護全球供應鏈穩定。共建“一帶一路”致力于建設高效互聯的國際大通道,對維護全球供應鏈穩定暢通具有重要作用。新冠疫情期間,港口和物流公司紛紛取消或減少船舶和貨運的服務,以海運為主的全球供應鏈受到嚴重沖擊。中歐班列作為共建“一帶一路”的拳頭產品,有效提升了亞歐大陸鐵路聯通水平和海鐵、公鐵、空鐵等多式聯運發展水平,開辟了亞歐大陸供應鏈的新通道,疊加“關鐵通”、鐵路快通等項目合作及通關模式創新,為保障全球經濟穩定運行作出重要貢獻。多個國際知名物流協會公開表示,中歐班列為世界提供了一種能夠有效緩解全球供應鏈緊張難題、增強國際物流保障能力的可靠物流方案。

      (三)為完善全球治理提供新方案

      治理赤字是全球面臨的嚴峻挑戰。共建“一帶一路”堅持真正的多邊主義,踐行共商共建共享的全球治理觀,堅持對話而不對抗、拆墻而不筑墻、融合而不脫鉤、包容而不排他,為國家間交往提供了新的范式,推動全球治理體系朝著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

      全球治理理念得到更多認同。共商共建共享等共建“一帶一路”的核心理念被寫入聯合國、中非合作論壇等國際組織及機制的重要文件。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深入人心,中老命運共同體、中巴命運共同體等雙邊命運共同體越來越多,中非命運共同體、中阿命運共同體、中拉命運共同體、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中國—中亞命運共同體、中國—太平洋島國命運共同體等多邊命運共同體建設穩步推進,網絡空間命運共同體、海洋命運共同體、人類衛生健康共同體等不斷落地生根。當代中國與世界研究院2020年發布的《中國國家形象全球調查報告》顯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是海外認知度最高的中國理念和主張,超七成海外受訪者認可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對個人、國家和全球治理帶來的積極意義。歐洲智庫機構布魯蓋爾研究所2023年4月發布《“一帶一路”倡議的全球認知趨勢》報告指出,世界各國對共建“一帶一路”整體上持正面評價,特別是中亞到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區的廣大發展中國家對共建“一帶一路”的感情非常深厚。

      多邊治理機制更加完善。共建“一帶一路”恪守相互尊重、平等相待原則,堅持開放包容、互利共贏,堅持維護國際公平正義,堅持保障發展中國家發展權益,是多邊主義的生動實踐。共建“一帶一路”堅決維護聯合國權威和地位,著力鞏固和加強世界貿易組織等全球多邊治理平臺的地位和有效性,為完善現有多邊治理機制注入強勁動力。共建“一帶一路”積極推進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等新型多邊治理機制建設,加快與合作方共同推進深海、極地、外空、網絡、人工智能等新興領域的治理機制建設,豐富拓展了多邊主義的內涵和實踐。共建“一帶一路”增強了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在世界市場體系中的地位和作用,提升了其在區域乃至全球經濟治理中的話語權,更多發展中國家的關切和訴求被納入全球議程,對改革完善全球治理意義重大。

      全球治理規則創新優化。共建“一帶一路”充分考慮到合作方在經濟發展水平、要素稟賦狀況、文化宗教傳統等方面的差異,不預設規則標準,不以意識形態劃線,而是基于各方的合作訴求和實際情況,通過充分協商和深入交流,在實踐中針對新問題共同研究創設規則。共建國家實現戰略對接、規劃對接、機制對接、項目及規則標準對接與互認,不僅讓共建“一帶一路”合作規則得到優化,促進了商品要素流動型開放向規則制度型開放轉變,更形成了一些具有較強普適性的規則標準,有效地填補了全球治理體系在這些領域的空白。

      (四)為人類社會進步匯聚文明力量

      文明交流互鑒是推動人類文明進步和世界和平發展的重要動力。在個別國家固守“非此即彼”“非黑即白”思維、炮制“文明沖突論”“文明優越論”等論調、大搞意識形態對抗的背景下,共建“一帶一路”堅持平等、互鑒、對話、包容的文明觀,堅持弘揚全人類共同價值,共建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文明交流互鑒之路,推動形成世界各國人文交流、文化交融、民心相通新局面。

      人文交流機制日益完善。人文交流領域廣泛,內容豐富,涉及政黨、文化、藝術、體育、教育等多個方面。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領導人峰會、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等各種多雙邊政黨交流機制的世界影響力不斷提升,黨際高層交往的引領作用得到充分發揮,為增進民心相通匯聚了共識和力量?!耙粠б宦贰敝菐旌献髀撁?、“一帶一路”稅收征管能力促進聯盟、“一帶一路”國際科學組織聯盟、“一帶一路”醫學人才培養聯盟、絲綢之路國際劇院聯盟、絲綢之路博物館聯盟等各類合作機制集中涌現,形成了多元互動、百花齊放的人文交流格局,有力促進了各國民眾間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欣賞。中國與吉爾吉斯斯坦、伊朗等中亞西亞國家共同發起成立亞洲文化遺產保護聯盟,搭建了亞洲文化遺產領域首個國際合作機制,共同保護文化遺產這一文明的有形載體,所實施的希瓦古城修復項目等文化遺產保護項目得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高度評價。

      共同打造一批優質品牌項目和活動。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一帶一路”·長城國際民間文化藝術節、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海上絲綢之路國際藝術節、“一帶一路”青年故事會、“萬里茶道”文化旅游博覽會等已經成為深受歡迎的活動品牌,吸引了大量民眾的積極參與?!敖z路一家親”“健康愛心包”“魯班工坊”“幸福泉”“光明行”“愛心包裹”“薪火同行國際助學計劃”“中醫藥風采行”“孔子課堂”等人文交流項目贏得廣泛贊譽。不斷涌現的精彩活動、優質品牌和標志性工程,已經成為各方共同推進民心相通的重要載體,增強了各國民眾對共建“一帶一路”的親切感和認同感。

      青春力量廣泛凝聚。共建“一帶一路”的未來屬于青年。10年來,共建國家青年以實際行動廣泛開展人文交流和民生合作,為促進民心相通、實現共同發展匯聚了磅礴的青春力量?!爸袊嗄耆蚧锇樾袆印钡玫饺驈V泛響應,100多個國家青年組織和國際組織同中國建立交流合作關系?!耙粠б宦贰鼻嗄旯适聲顒舆B續舉辦16場,1500多名各國青年代表踴躍參加,圍繞脫貧減貧、氣候變化、抗疫合作等主題,分享各自在促進社會發展和自身成長進步方面的故事和經歷,生動詮釋了如何以欣賞、互鑒、共享的視角看待世界?!敖z路孵化器”青年創業計劃、中國—中東歐國家青年創客國際論壇等活動順利開展,成為共建國家青年深化友好交流合作的重要平臺。

      五、推進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行穩致遠

      10年來的實踐充分證明,共建“一帶一路”順潮流、得民心、惠民生、利天下,是各國共同走向現代化之路,也是人類通向美好未來的希望之路,具有強勁的韌性、旺盛的生命力和廣闊的發展前景。

      當前,世界進入新的動蕩變革期,大國博弈競爭加速升級,地緣政治局勢持續緊張,全球經濟復蘇道阻且長,冷戰思維、零和思維沉渣泛起,單邊主義、保護主義、霸權主義甚囂塵上,民粹主義抬頭趨勢明顯,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競爭空前激烈,和平赤字、發展赤字、安全赤字、治理赤字持續加重,全球可以預見和難以預見的風險顯著增加,人類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個別國家泛化“國家安全”概念,以“去風險”為名行“脫鉤斷鏈”之實,破壞國際經貿秩序和市場規則,危害國際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阻塞國際人文、科技交流合作,給人類長遠發展制造障礙。在不確定、不穩定的世界中,各國迫切需要以對話彌合分歧、以團結反對分裂、以合作促進發展,共建“一帶一路”的意義愈發彰顯、前景更加值得期待。

      從長遠來看,世界多極化的趨勢沒有變,經濟全球化的大方向沒有變,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時代潮流沒有變,各國人民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沒有變,廣大發展中國家整體崛起的勢頭沒有變,中國作為最大發展中國家的地位和責任沒有變。盡管共建“一帶一路”面臨一些困難和挑戰,但只要各國都能從自身長遠利益出發、從人類整體利益出發,共同管控風險、應對挑戰、推進合作,共建“一帶一路”的未來就充滿希望。

      作為負責任的發展中大國,中國將繼續把共建“一帶一路”作為對外開放和對外合作的管總規劃,作為中國與世界實現開放共贏路徑的頂層設計,實施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的對外開放,穩步擴大規則、規制、管理、標準等制度型開放,建設更高水平開放型經濟新體制,在開放中實現高質量發展,以中國新發展為世界提供新機遇。中國愿加大對全球發展合作的資源投入,盡己所能支持和幫助發展中國家加快發展,提升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治理中的話語權,為促進世界各國共同發展作出積極貢獻。中國真誠歡迎更多國家和國際組織加入共建“一帶一路”大家庭,樂見一切真正幫助發展中國家建設基礎設施、促進共同發展的倡議,共同促進世界互聯互通和全球可持續發展。

      在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的道路上,每一個共建國家都是平等的參與者、貢獻者、受益者。中國愿與各方一道,堅定信心、保持定力,繼續本著共商、共建、共享的原則,推進共建“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鞏固合作基礎,拓展合作領域,做優合作項目,共創發展新機遇、共謀發展新動能、共拓發展新空間、共享發展新成果,建設更加緊密的衛生合作伙伴關系、互聯互通伙伴關系、綠色發展伙伴關系、開放包容伙伴關系、創新合作伙伴關系、廉潔共建伙伴關系,推動共建“一帶一路”高質量發展,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注入新的強大動力。

      結束語

      一個理念,激活了兩千多年的文明記憶;一個倡議,激發了150多個國家實現夢想的熱情。

      共建“一帶一路”走過10年,給世界帶來引人注目的深刻變化,成為人類社會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重大事件。

      作為長周期、跨國界、系統性的世界工程、世紀工程,共建“一帶一路”的第一個10年只是序章。從新的歷史起點再出發,共建“一帶一路”將會更具創新與活力,更加開放和包容,為中國和世界打開新的機遇之窗。

      面向未來,共建“一帶一路”仍會面臨一些困難,但只要各方攜手同心、行而不輟,就能不斷戰勝各種風險和挑戰,實現更高質量的共商、共建、共享,讓共建“一帶一路”越來越繁榮、越走越寬廣。

      中國愿與各國一道,堅定不移推動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落實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全球文明倡議,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讓和平的薪火代代相傳,讓發展的動力源源不斷,讓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輝,共同繪制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美好畫卷!

      來源:《人民日報》(2023年10月11日? 第10、11、12版)(新華社北京10月10日電)

      無障礙

      關懷版

      政務微信

      政務微博

      政務APP

      亚洲精品欧美综合二区_久久久精品人妻一区二区三区_久久国产精品无码_亚洲区欧美日韩综合